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鬼扯淡

祝志军的IT扯淡博客

中关村

中关村两个男人的斗争:夫妻

接上回书,继续插播故事。另外两位男女主角:夫妻。
 
七年前,参加大学同学孩子百天的宴会,认识了同一桌子上一对夫妻。
 
讲这个故事之前,只能感慨,世界真的很小,无巧不成书。现实生活就是一本偶然和必然的书。
 
既然是大学同学的朋友,当然互相介绍了自己,男的递给给我一张名片。别的没什么,让人十分意外的是,名片上公司地址就是我新房的同层对门,两家的大门同时打开都能碰得到。
 
他们房子已经装修完,公司也搬了进去。我说正在找装修公司,夫妻俩给我们推荐说:我们用的那个不错,以前2套房子都是他们装的,现在的新房也是。给了我联系人和电话。后来我们装修就是用的他们推荐的。第一套房装修,没经验,夫妻俩就过来,告诉我们该怎么怎么装。
 
搬家之后,跟他们接触越来越多,大致了解了这对夫妻的经历:
 
夫妻俩先前在同一个软件公司工作,男的是技术部经理,女的是市场销售部经理。之后,夫妻俩辞职开始创业自己干。女的担任总经理,负责销售合作。男的做副总,负责技术。同样还是做软件,而且跟老东家做一样的企业级管理软件。
 
不到一年,公司就有了起色,毕竟有技术、有产品、有以前的人脉关系。
 
老东家急了,向有关部门部门举报,公司的技术机密遭窃取,请求查封涉案公司,夫妻俩因涉嫌“窃取商业机密罪”被拘留逮捕,那个案件还是全国首个相关案例。
 
照道理,夫妻俩都被拘留。外头,就剩两家在外地的老人和一些弟弟妹妹,无论无何是指望不上的。说苍天有眼也不为过,这个时候,恰恰妻子被检查出来怀了孕,于是妻子被保外就医,以待生产。
 
妻子,一方面不能亏待肚里的娃,生下来还得照顾,一方面得帮丈夫打官司,一方面还得管着公司的生意。挺着大肚子,一年多时间里风里来,雪里去,到处托关系,找人帮忙,找权威机构对自己的产品做技术鉴定。一年半之后,产品被鉴定为与老东家产品完全不同的技术架构,丈夫随即被无罪释放。夫妻俩之所以去参加大学同学孩子的百天宴会,原因很简单,身处要职的同学是他们的同乡,在案件的关键时刻、关键地方帮助了他们。
 
接下来,大家会认为故事怎么发展呢?
 
且听下回分解。

Tags:

星期四, 02月 26th, 2009 IT故事会 没有评论

中关村两个男人的斗争:警察

接上回书,插播另外一位男主角:警察。
 
现在的警察素质在逐渐提高,当警察上岗也需要文凭是变化因素。过去不太一样,以前,铁饭碗的工人岗位都可以是继承制的,很多职业都是。高考之前,父母曾经跟我说考不上大学,就顶替他们去工厂。
 
大学同学在中关村核心区一个派出所当警察。曾经问过他,主要做什么?回答说,审理外国犯人,偷鸡摸狗的、卖淫嫖娼的。所辖区域高校多,里头留学的老外也多,同学毕竟读过大学,在这里英语用得上:How many times?How much money?
 
故事讲的不是我大学同学,是一种警察队伍里头的坏分子。
 
话说北京东边有个区叫朝阳,朝阳一大块地现在号称CBD或泛CBD,商业很发达,自然随着商业发展,其他与之有关的行当也发展起来,毕竟人们工作之余需要娱乐,东边警察也有利得培养了消除黄赌毒淫方面的工作能力。
 
说的东边这位警察,先是派出所的片警,主要工作就是上面说的那些事。
 
很快由于工作成绩显著,又会“来事”,没几年当上了派出所所长。北京有句话:东富、西贵、南贫、北贱。既然是东富,派出所长掌管一方治安,自然认识了背景了不得、做事不得了的人物。
 
这天,派出所长结识了某位公子爷,并把这位公子爷伺候得相当舒服,这正是所长为人之所“长”。不久之后,所长升任某处处长。其实,最早这个处也算不上什么,托IT行业高速发展的福,运气也好,很快人员、编制、权力迅速扩张。一是、上头有人,领导信任;二是、工作上一点不含糊。

处长很快就知道自己份量,是个别人不能、也不敢得罪的爷。工作怎么不含糊,三个小故事:
 
1、某人被媒体报道含含糊给提及到,托人找到他,要他把各个网站上的报道撤掉就过去了,扩散起来更是不利。处长从没见过这么粗的腿,急于想抱上去也是可以理解的,亲自召集有关网站负责人会议,要求各站首页第一条要闻发布辟谣信息,内容由处长口述。与会一人偷偷电话给上一级领导,事情被及时制止。
 
2、一天某行业协会成立,处长出席讲话。本来派去这样会议的基本都是各大企业的闲差人等,并无多少实权。处长讲话了,自然又是一些高谈阔论,话锋一转:各位都是融到了钱的大公司,协会刚成立,得支持协会工作,你们都掏点多少钱吧,***你们就掏**万吧。出席会议的一个不敢吭声,只能说一定支持工作,回去就汇报给领导。

3、假借部门工作需要的名义,直接伸手就朝某运营商要5G-10G带宽,拿到后就可以倒手,批给一些商业公司或IDC。运营商是什么,那可是国有资产。
 
回头继续说总裁。
 
话说,那位总裁自己干后,产品终于做了出来,产品上市必须得通过一些机构认证,发放销售许可证。这事在处长的权力管辖范围内。
 
这天,处长请总裁过去,讲了一些产品方面的问题,接着大致又是“募捐”,请支持工作之类的话。处长的真实意思其实不难理解。不过那位总裁哪里听得进去,心里只想着拿到销售许可证,产品马上上市。根本就没去接茬说给钱的事,认为自己技术天下第一、产品绝顶牛逼的总裁,那容一个外行对自己做的东西挑三挑四,三言两语,结果矛盾激化,互相怒拍桌子,不欢而散。敢跟主管部门的警察拍桌子,总裁的个性可见一斑。
 
总裁再大,人家也是现管机构。再说处长这么多年,那受过这等气,哪个企业、公司不是能躲就躲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躲不掉也是好话一堆、好处一堆,少惹这样的“狠主”为妙。曾经跟一位公司已经上市的老大聊天,问他当年为什么不下大功夫做那种市场需求巨大的产品,当时他讲的话让人有点吃惊,说是从心底里讨厌跟这种警察打交道,公司业务现在以网游为主。
 
折了面子的处长越想越气,打定主意要把总裁的新公司往死里整,一方面让手下人盯紧总裁的公司,随时找毛病;一方面找相关领域的同行找证据,要证据。

当然,这只是故事的一个版本。目前市面上还有另外一套被炒起来的说法。
 
今天故事讲到这,且听下回分解。

Tags:

星期四, 02月 26th, 2009 IT故事会 3条评论

中关村两个男人的斗争:兄弟

中关村据说以前叫中官村,所谓“中官”,即是宫里那些被去掉能力,有男人形式,没男人实质的一群人。
 
清代,海淀这里有一些宅子,供伺候在颐和园、圆明园里的皇帝皇后太后的太监歇息。海淀银科大厦南边现在就有一座李莲英的老宅。
 
讲的这个故事,是关于中关村两个男人的。
 
故事从10年前起,先介绍出场的主角——董事长。80、90年代IT在中关村风起云涌之际,中关村土著出身的董事长赚了不小的一份产业。董事长心大,接下来炒房炒地炒股,不光是地北天南,还有越南。
 
IT实在变化太快,一波新的浪潮打过来,董事长翻了船,家产和公司几乎折腾个精光。以后的10多年,董事长再也不做IT之外的任何业务,也不做任何投资,专注于搞他那一门生意。当然这是后话。
 
董事长身体也垮了,休息了2年。说是休息也没真就歇着,到处拜访高手,求贤若渴。那年的冬天,终于找到技术很牛逼的总裁,不懂技术、只懂营销的董事长很大方,给了总裁自己公司30%左右的股份,相约兄弟一起携手打天下。
 
前头已经交代过,董事长身体不大好,公司大小事务也就交给总裁去管理。没几年,公司完成从硬件到软件的转型,逐渐在市场上站稳脚跟,而且越做越大,直到把以前的市场老大竞争成残废。
 
这个过程中,总裁劳苦功高。技术上,总裁很牛逼,通过研发行业领先的产品,公司扭亏并获得发展。不过,经营、管理却是总裁一个短板,市场份额做大了,赢利却有限,此时公司已经完成一轮融资,VC又急于让公司上市。业绩不理想,上市何其难。公司人、财、物,又演变成总裁一人说了算,绝对权力会产生什么后果,先贤们曾经有过很多有名的书论证过这个。
 
更要命的是:在家休假养病的大哥董事长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就成了二弟总裁公开和私下场合的口头禅:那个废物!
 
转眼到了2000年,到了新世纪。
 
身体稍微好转一些,不认为自己是“废物”的董事长动了手,他要坐公司会议室中间那把惟一的椅子。毕竟手上还有60%多的股份,通过一个董事会决议是个不难的事:总裁直接被扫地出门。至于股份,董事长想买过来,几次谈不拢,董事长也死了那个心,于是总裁到现在还保留着该公司30%左右的股份。
 
董事长在总裁走后,自己开始管理公司,先调整管理结构,再全力发展业务,董事长运气也不错,借互联网的东风,公司年利润从总裁走时的300万,几年光景就翻了100倍。董事长用活生的事实和牛逼的业绩,证明自己是个男人,不是个“废物”。
 
当二弟的总裁,还很年轻,也是有一身本事的,当然不甘心,也不管在董事长的公司还有那么多股份,2年后要另扯大旗,干自己擅长的事,从董事长的公司挖来一些前同事,准备做相同的产品,跟当大哥的去竞争。

男人有时候要不要“妥协”,怎么“妥协”。有的人会去选择现实的利益,有的人会去选择尊严和面子。中关村有这么两位德高望重的老人,曾经联手创办了现在中国最大的电脑公司,10年前因为一个经营路线的争吵,最后矛盾升级激化,到现在,两个老人都彼此发誓,到死都不会再跟对方再说一句话。
 
董事长这个时候会怎么办?且听下回分解

原文:http://tongshilu.com/space-4-do-blog-id-43806.html

Tags:

星期日, 02月 22nd, 2009 IT故事会 3条评论

中关村卖烤白薯的老太太

海淀区城管一贯以执行力著称,海淀中关村一带卖光盘、A片的依然很多。

这个故事不是关于城管和卖碟的,交代这些,仅仅说明在中关村卖烤白薯是个不容易的事,尤其是卖了10年,得经过多少代城管的骚扰。

一位农村来的老太太在中关村成府路上卖烤白薯,不管气温是零上42度,还是零下42度,都还是在那儿讨着生活。某个互联网公司CEO每天上班都要经过这个烤白薯的摊子,作为一家美国上市公司的CEO,身价几十亿,他大概是不会吃烤白薯的。不过,在上班经过时,他总是要往摊子上放上一块钱,从来不取白薯。

这样,经过了10年。

2009年2月1日早上,经过7天春节假期,CEO又去上班,又经过这个烤白薯的摊子,心情不错的他依然放了一块钱就准备走。老太太第一次叫住了他,他楞住了,正准备想如何回答,以为老太太要问问为什么每次放了钱而不拿白薯。

老太太开口了,物价涨了,今年白薯2块了……

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就雷同吧。

Tags:

星期一, 02月 2nd, 2009 业余时间 1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