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鬼扯淡

祝志军的IT扯淡博客

IT故事会

和谈都是假的……

跟TechWeb编辑队伍做培训的时候,曾经讲过标题制作的方法和规矩,其中讲到一条,标题中严格禁止使用“强强联手”。理由很简单,行业里、企业里真正的强者,不需要跟别人联手。所谓“强强联手”,大多是心怀鬼胎。只有弱者才不得不想着抱团。
 
从大学到研究生学了8年国际关系,90年代国内的国际关系学说基本上都讲实力政治,简单说就是算GDP规模数字,数核弹头数量,俗话“弱国无外交”。这些理论看起来比较陈旧了,因为大家发现,其实强者与强者,强者与弱者,都生活在一个地球上,原来,大家是彼此需要,相互依赖的。比如美国买中国产品,中国买美国国债,自然生长出来的国际秩序,不以某些人的个人意志为转移。

上周某两家很大的互联网公司打得不可开交,一方认为对方太过份,采取了不能忍受的不正当竞争行为,最后付之法律,索赔了一个天文数字般的价码。双方高管牺牲周末休息时间,在背后紧急进行磋商,也就是秘密和谈,就某些事项达成了妥协,不再针对对方搞什么事。本来都以为和平到来,其实那那么容易,今天,听闻一个事,其实一方还是小动作不断。另外一方终于也忍耐不住,觉得智商被侮辱,感情受到欺骗。
 
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几十年,边打边谈,拿了****,来年飞机大炮照打不误。别天真了,和谈全是假的,信以为真的就是最后倒霉的那一个。最后能解决问题只有一个无条件投降,比如二战的德国和日本。
 
再回头说说,上述两家公司中有一家跟别人家也起了纷争,最后表面上以在外界的和解姿态告终,看起来相安无事,各做各的。和平没有维持多长时间,一家就开始在对方最困难的时候,大举投放广告,广告辞明示暗示指责对方是流氓,软件不干净,要用还是得用他们家的。
 
几年前,曾经某人跟我承诺:各做各的,我不会主动去攻击你个人和你的网站,和谐和平相处!后来别人还来提醒我,我还说放心,应该不会乱搞吧,不都承诺过吗?虽然半信半疑,后来事情的发展才是让人真正清醒起来:原来如此。

过去曾经在一些公司之间也劝和,饭可以一起吃,该打明天还是一样打。和解的鬼话万万不能信,没有基础的和平你能信吗?!到底是现在谁也不依赖谁,利益只有冲突,没有勾兑的空间。
 
斗争,失败,再斗争,再失败,再斗争,直至胜利——《丢掉幻想,准备战斗》。1949年8月14日,毛泽东。

Tags:

星期二, 06月 30th, 2009 IT故事会 4条评论

创业记:红麦软件的成长

4月3日,周五。

外头折腾了大半天,回来办公室。

MSN上被告之:某某公司第一笔合作费用的支票已经入帐。

呵呵,主营收入减去直接成本、营业费用、管理费用,盈利了!开始走上真正、健康、持续的盈利之路,规模化则是以后面临的难题。

公司已经成立1年。最初,主要我和屈伟一起鼓捣,后来把顾晓斌拉进来,做产品、找投资,忙乎了2个多月。虽然没有搞到钱,但是跟风投交流的过程中,又学了一些东西,至少商业计划书比2006年写得更有水平,更打动人一些,当然这个过程也学会了做梦,学会了吹牛。

刚开始做建站软件,每个月系统销售个5、6万。产品很快被破解,被盗版以1/5、1/10的价格倾销,市场在短短4、5个月被彻底做得稀巴烂。前不久跟ChinaZ一个编辑聊天,说原来那个东西是你们做的啊,我哥们给破解了……

2008年6、7、8月折腾各种平台上的APPS应用开发,全国人民在欢庆奥运,公司却是水深火热之中。第一个产品,市场已经失败。在校内、51上的APPS挣了2元钱和1300个51币,康盛也来谈过UCH平台上的APPS开发,现在想起来,当时真的差点被忽悠进阴沟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在别人家的平台上做事,沟通成本太高,得守别人的规矩,不管这个规矩合理不合理。也许这个东西以后有前途,但是小公司折腾不起,首先要自己活到看到光明的那天。把黑暗留给别人,把光明留给自己。

一个简单的道理在说:几万家在微软平台上进行开发的应用程序开发商加起来,都没微软值钱。虽然世界越来越相互依赖,但是不掌握自己命运的事,多半不靠谱。

曾经跟晨兴科技的几个合伙人探讨SNS上的APPS开发前景,两次被提醒:中国的SNS学了点皮毛,APPS更不好说。见过一些风投,聊过一些,有些也是不着四六。对比起来,晨兴科技在风投中还是懂TMT行业,看得比较深。

9月初,除了同事录上的,停止了所有其他平台上APPS开发。

9月中下旬,讨论要不要做独立品牌的WebGame开发、运营。结论:所有脑袋加起来,都完全没有个人收费的产品运营经验,TechWeb和大度咨询做的都是企业生意,还是做企业级软件靠谱一些。网站、咨询、软件,三个业务线相得益彰,可以提供打包服务方案,增强整体服务能力。后来事情的发展也证实的确如此。

9月底,凭借当初做建站软件时候的技术积累,开始做:www.unotice.cn。一套基于搜索的信息监控、分析服务。基于互联网的,标准的SaaS(软件即服务)商业模式,长期合同、月费制。不卖系统,出租服务。

不做不知道,做了总会碰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:

1、接触到一些以前不大可能接触到的传统行业客户,传统得不能再传统。做互联网,我们看起来最基本、最基础的东西,在他们看来也是很神秘。传统行业客户也没IT类那么挑剔。当然,IT类的会提很多有价值的服务需求出来。

2、一些政府机构、事业单位等等,出于信息保密、安全的需要,也出于政府采购流程的限制,张嘴非得买系统,甚至系统源码都要拿走,检查。卖还是不卖?

4月3日,周五,很高兴。

山高路远,继续努力……!!

后记:这个过程,很多人做出不懈努力,记得去年国庆节七天,公司几乎都没休息,赶新产品的开发进度。自己人,不用客气。不过,在这个过程中,对红麦软件的产品和策略曾经帮助过,提过不少意见、建议的炳叔、王本锐、李安科、刘鑫智、孔铁山等等表示由衷的感谢!!

广告时段:公司第2款产品6月底上线,现招聘有经验的产品经理及PHP开发工程师。有SaaS产品或搜索引擎应用设计、开发经验者优先考虑。

Tags:

星期三, 04月 8th, 2009 IT故事会 1条评论

不打硬仗的陈一舟

今天看新闻:陈一舟:我这辈子注定超越不了腾讯、百度。看完,感触比较复杂。
 
互联网这个行业里头,湖北人、武汉人不少。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湖北佬”,陈一舟是一个。
 
湖北人一个特点就是“精”。精明,头脑灵光,思路灵活,会做生意,算得清楚大帐小帐,不愿意吃亏。湖北人也没耐性,说话直来直去,这点上是南方人中的“东北人”。陈一舟在这个行业里头,你说跟谁一样,到底还是和雷军、周鸿祎很象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都是绝顶聪明的人,但是没登上最高颠峰。站在颠峰上的,未来3-5年,估计还是一李二马。当和当过天下第一的感觉和气质,大概与众有所不同。
 
听雷军讲过陈一舟一个故事,他不是学生物科学的,从来也没干过这行,在美国临时抱着几本生物书啃三天,第四天就能拿着商业计划书融到钱。这是陈一舟的本事。
另外,还有个故事,2006年夏天,陈一舟跑到美国呆了两周,回来说是美国人到处都在借钱买房子买股票,太不正常,泡沫太大要破。那年秋天,千橡开始了连续几次的调整、裁员。实际上,金融危机1年后的2007年才开始,现在是越刮越烈。这是陈一舟的嗅觉。
 
陈一舟念旧,不知道真念假念,见他不多,每见一次就说起,2003年,我在新浪科技写的他一个专访,那时他刚第二次回国创业,做18dx“邀发短信”,说国内国外很多他朋友看到文章都来问候他。我都不好意思,明明写得不好。
 
陈一舟经常怨自己命不好,互联网上的肥田都让别人占去了,只能在犄角旮旯耕几亩破田,辛辛苦苦,产出比别人差太多。大半年前见过他,一起聊天,说了一些意思很清楚,让人吃惊的话,他好像不说那些让人摸不着头脑、故作高深的理论。我以为他拿了软银那么多钱,资金条件说得过去,怎么都得打阵地战,打硬仗,打笨仗即使自损八百,才能立威独立山头,这是我个人的理解。
 
不是碰到难对付的对手、难啃的骨头,就绕着走,打游击战。“胡志明小道”不能走一辈子,做一辈子游击队长,游击战或许能积小胜为大胜,建立政权,最后还是得打拼真实实力的阵地决战。
 
也许他觉得,猫扑和校内还是足够灵活好,做“泥鳅”好。钻来钻去,也是活法。这次千橡入股e龙,看到媒体上都是他说的一堆生意经,不太感兴趣,其实只期待他说两个字:“拿下”。
 
陈一舟做了千橡山寨版开心网。开心网真真假假,程炳浩很苦恼,到办公室跟我和晓斌聊天。我跟他开玩笑,你抱个大粗腿,千橡就不敢惹了。
 
前几天写了几篇“中关村故事”系列,炳叔揭露我,说我就是想说:对别人的态度决定自己的命运。不过,还有一层意思:性格决定命运。
 
话说回来,陈一舟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还是成就很大,很多地方让人佩服。

Tags: ,

星期三, 03月 4th, 2009 IT故事会 没有评论

中关村两个男人的斗争:夫妻

接上回书,继续插播故事。另外两位男女主角:夫妻。
 
七年前,参加大学同学孩子百天的宴会,认识了同一桌子上一对夫妻。
 
讲这个故事之前,只能感慨,世界真的很小,无巧不成书。现实生活就是一本偶然和必然的书。
 
既然是大学同学的朋友,当然互相介绍了自己,男的递给给我一张名片。别的没什么,让人十分意外的是,名片上公司地址就是我新房的同层对门,两家的大门同时打开都能碰得到。
 
他们房子已经装修完,公司也搬了进去。我说正在找装修公司,夫妻俩给我们推荐说:我们用的那个不错,以前2套房子都是他们装的,现在的新房也是。给了我联系人和电话。后来我们装修就是用的他们推荐的。第一套房装修,没经验,夫妻俩就过来,告诉我们该怎么怎么装。
 
搬家之后,跟他们接触越来越多,大致了解了这对夫妻的经历:
 
夫妻俩先前在同一个软件公司工作,男的是技术部经理,女的是市场销售部经理。之后,夫妻俩辞职开始创业自己干。女的担任总经理,负责销售合作。男的做副总,负责技术。同样还是做软件,而且跟老东家做一样的企业级管理软件。
 
不到一年,公司就有了起色,毕竟有技术、有产品、有以前的人脉关系。
 
老东家急了,向有关部门部门举报,公司的技术机密遭窃取,请求查封涉案公司,夫妻俩因涉嫌“窃取商业机密罪”被拘留逮捕,那个案件还是全国首个相关案例。
 
照道理,夫妻俩都被拘留。外头,就剩两家在外地的老人和一些弟弟妹妹,无论无何是指望不上的。说苍天有眼也不为过,这个时候,恰恰妻子被检查出来怀了孕,于是妻子被保外就医,以待生产。
 
妻子,一方面不能亏待肚里的娃,生下来还得照顾,一方面得帮丈夫打官司,一方面还得管着公司的生意。挺着大肚子,一年多时间里风里来,雪里去,到处托关系,找人帮忙,找权威机构对自己的产品做技术鉴定。一年半之后,产品被鉴定为与老东家产品完全不同的技术架构,丈夫随即被无罪释放。夫妻俩之所以去参加大学同学孩子的百天宴会,原因很简单,身处要职的同学是他们的同乡,在案件的关键时刻、关键地方帮助了他们。
 
接下来,大家会认为故事怎么发展呢?
 
且听下回分解。

Tags:

星期四, 02月 26th, 2009 IT故事会 没有评论

中关村两个男人的斗争:警察

接上回书,插播另外一位男主角:警察。
 
现在的警察素质在逐渐提高,当警察上岗也需要文凭是变化因素。过去不太一样,以前,铁饭碗的工人岗位都可以是继承制的,很多职业都是。高考之前,父母曾经跟我说考不上大学,就顶替他们去工厂。
 
大学同学在中关村核心区一个派出所当警察。曾经问过他,主要做什么?回答说,审理外国犯人,偷鸡摸狗的、卖淫嫖娼的。所辖区域高校多,里头留学的老外也多,同学毕竟读过大学,在这里英语用得上:How many times?How much money?
 
故事讲的不是我大学同学,是一种警察队伍里头的坏分子。
 
话说北京东边有个区叫朝阳,朝阳一大块地现在号称CBD或泛CBD,商业很发达,自然随着商业发展,其他与之有关的行当也发展起来,毕竟人们工作之余需要娱乐,东边警察也有利得培养了消除黄赌毒淫方面的工作能力。
 
说的东边这位警察,先是派出所的片警,主要工作就是上面说的那些事。
 
很快由于工作成绩显著,又会“来事”,没几年当上了派出所所长。北京有句话:东富、西贵、南贫、北贱。既然是东富,派出所长掌管一方治安,自然认识了背景了不得、做事不得了的人物。
 
这天,派出所长结识了某位公子爷,并把这位公子爷伺候得相当舒服,这正是所长为人之所“长”。不久之后,所长升任某处处长。其实,最早这个处也算不上什么,托IT行业高速发展的福,运气也好,很快人员、编制、权力迅速扩张。一是、上头有人,领导信任;二是、工作上一点不含糊。

处长很快就知道自己份量,是个别人不能、也不敢得罪的爷。工作怎么不含糊,三个小故事:
 
1、某人被媒体报道含含糊给提及到,托人找到他,要他把各个网站上的报道撤掉就过去了,扩散起来更是不利。处长从没见过这么粗的腿,急于想抱上去也是可以理解的,亲自召集有关网站负责人会议,要求各站首页第一条要闻发布辟谣信息,内容由处长口述。与会一人偷偷电话给上一级领导,事情被及时制止。
 
2、一天某行业协会成立,处长出席讲话。本来派去这样会议的基本都是各大企业的闲差人等,并无多少实权。处长讲话了,自然又是一些高谈阔论,话锋一转:各位都是融到了钱的大公司,协会刚成立,得支持协会工作,你们都掏点多少钱吧,***你们就掏**万吧。出席会议的一个不敢吭声,只能说一定支持工作,回去就汇报给领导。

3、假借部门工作需要的名义,直接伸手就朝某运营商要5G-10G带宽,拿到后就可以倒手,批给一些商业公司或IDC。运营商是什么,那可是国有资产。
 
回头继续说总裁。
 
话说,那位总裁自己干后,产品终于做了出来,产品上市必须得通过一些机构认证,发放销售许可证。这事在处长的权力管辖范围内。
 
这天,处长请总裁过去,讲了一些产品方面的问题,接着大致又是“募捐”,请支持工作之类的话。处长的真实意思其实不难理解。不过那位总裁哪里听得进去,心里只想着拿到销售许可证,产品马上上市。根本就没去接茬说给钱的事,认为自己技术天下第一、产品绝顶牛逼的总裁,那容一个外行对自己做的东西挑三挑四,三言两语,结果矛盾激化,互相怒拍桌子,不欢而散。敢跟主管部门的警察拍桌子,总裁的个性可见一斑。
 
总裁再大,人家也是现管机构。再说处长这么多年,那受过这等气,哪个企业、公司不是能躲就躲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躲不掉也是好话一堆、好处一堆,少惹这样的“狠主”为妙。曾经跟一位公司已经上市的老大聊天,问他当年为什么不下大功夫做那种市场需求巨大的产品,当时他讲的话让人有点吃惊,说是从心底里讨厌跟这种警察打交道,公司业务现在以网游为主。
 
折了面子的处长越想越气,打定主意要把总裁的新公司往死里整,一方面让手下人盯紧总裁的公司,随时找毛病;一方面找相关领域的同行找证据,要证据。

当然,这只是故事的一个版本。目前市面上还有另外一套被炒起来的说法。
 
今天故事讲到这,且听下回分解。

Tags:

星期四, 02月 26th, 2009 IT故事会 3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