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鬼扯淡

祝志军的IT扯淡博客

非打鱼的网

水火不容的战斗

昨天下午,国美电器控制权之争斗初出结果。

黄光裕家族赢得了防守,股东决议取消了对董事会增发新股的一般授权,捍卫了相对控股的局面。但也没有达到改组董事会的目的,输了进攻。

大多数股东为何不支持黄氏家族,根本上还是黄氏家族没有强有力的备用人选和方案,没有什么依据说明他的人选、他的方案更优,以取代现有董事会和管理层,股东们只能选择让现有人马继续干下去。

这两天,奇虎宣布挑战腾讯,早晚要发生的事情发生了。

指责腾讯QQ侵犯用户隐私的问题,公开宣战,不吐不快,这是周鸿祎的战斗性格。不过,奇虎现在并没有提供给用户除QQ之外的备选方案,周鸿祎手上并没有可以取代QQ的一个更好的东西。目前发展够快、能对QQ形成一点威胁的IM工具YY,在雷军和李学凌手上。

个人隐私,在西方人看来是天大的事。在中国社会看起来越来越重要,不过还是屁大的事,不能说太透,理由默认你懂的。隐私不是很大的突破口,可是有别的突破口吗?

打击QQ,但是不能提供更优的产品选择,除了恶心腾讯,让马化腾恼火之外,现在还不能对腾讯构成任何实质威胁。前两年,马化腾请几个人吃饭,饭桌上问起腾讯其他几个客户端的问题,马很简明得说QQ是腾讯的命根子,是男人的话,都应该懂得命根子是什么意思。

腾讯做事情,很多情况都是只做不说。一些消息说,这次让周鸿祎忍无可忍吹,响冲锋号的事情是,中秋节期间,腾讯用户在知情和不知情的情况下,大面积升级了QQ电脑管家。去腾讯网站上去看关于QQ电脑管家的产品介绍,如果抹去LOGO和标识,用户绝对会认为这不就是安全360吗?!

同样的事情,2010年春节期间,腾讯也做过一次,大年初一开始升级QQ新版本,香港休假中的周鸿祎初二就飞回北京,初三就召集工程师加班。春节期间腾讯的那次版本升级,一个了解内情的曾经透露,屏蔽掉奇虎接近20%左右的装机量(数字未经求证核实)。如果春节七天长假,奇虎都没有反应,损失也许会更大。

如果说奇虎是一团火,腾讯就是一洼水。火光芒耀眼,水深不可测。

一些人提到,周鸿祎同意让腾讯收购Discuz是大战前的失策。不清楚周鸿祎对Discuz的投资有没有设置关于公司并购、投资等重大事项否决权,一般天使投资不大会要求这样的权利。经过几次稀释,估计周鸿祎在Discuz的股权已经在10%以下,没有多少话事权,算不上失策。精明如斯的周鸿祎怎么可能犯这种简单的错误。

不管最后战斗结果如何,短期内也不会有结果。不过,周鸿祎出手打击腾讯,无数人大概会为此叫好。挡住无数互联网公司财路、梦想和发展空间的腾讯,不让人嫉恨那是骗人的鬼话。纯粹搬凳子看热闹,或者希望看到奇虎、腾讯两败俱伤的,估计也大有人在。

创业也是一种翻山越岭,看似不可逾越的目标,不翻,是永远不可能知道能不能翻过去。为周鸿祎的勇气喝彩。

围观,当啦啦队!

Tags: ,

星期三, 09月 29th, 2010 非打鱼的网 5条评论

一些感谢的话

2010年,1月22日至2月1日,再普通不过的八个日夜。

对于TechWeb网站来说却是非同寻常的日子。

TechWeb网站的com.cn域名被停止解析,IDC接入被停止。

简单说,就是我们在付出五年的心血努力之后,失去了一切。

五年前有过类似的经历,足额缴费的.com.cn域名没有任何预警,没有任何理由,而被取消注册,几乎同时被抢注。好在经过紧急协调,2天后回到我们手中。

最近发生的事,几番周折,从域名服务商获得的信息是因为涉黄,并提供涉黄的一个链接及该页面上20多条游戏资讯;从IDC服务商获得的信息是内容涉黄及有贩卖违禁物品等非法信息。

很多朋友打电话、发短信、发邮件过来关心: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只能说我也不清楚,全凭自己猜测。几年来,我们连一般美女图片都不鼓励编辑发布,编辑每天很重要一个工作,就是清除一切跟网站主要内容无关的垃圾信息,哪个环节会有问题?不能保证100%的内容纯度,至少99%以上,还是有自信能保证的。

偏偏一条售卖治疗阳痿、早泄医疗器械的垃圾广告跟贴,屏蔽一些关键字后还是系统放过了;几个售卖仿真枪*支和迷幻药的垃圾贴,在核心关键词中间加上乱七八糟的*号、/号等等,同样被系统放过……

问题解决了,2月1日晚上,TechWeb网站恢复正常访问。

不想再多说什么,但是感谢的话还是必须得说。

感谢过去八天一直关心、支持我们的广大用户们,以及诸多媒体、互联网行业里头的朋友们!

在那些忐忑不安的日子里,感谢新浪、百度、奇虎、CNNIC等等负责政府关系,在解决问题的各个流程中,问候我们,给我们提供巨大帮助的各位朋友们!

我们会继续努力!

Tags:

星期三, 02月 3rd, 2010 非打鱼的网 15条评论

数数人头,痛苦还是喜悦?

互联网行业自诩经营效率高。从一些成熟的互联网上市公司财报来看,的确毛利润率及净利润率相当高,净利润率不上20%,可能都很脸红。收入规模和利润率是整体上的大数,最近在琢磨,到底什么更能说明一个公司的经营效率?

大概只能说是摊到每个人头上的平均数。

先从产品说起,比如腾讯研究院下面的桌面产品部,我了解到的,在管理架构中是一个小部门,大概五、六十来人。腾讯这几十号工程师做了几款客户端产品:QQ旋风、QQ输入法、QQ影音以及QQ Music播放器。在市场上的装机量都已经名列前三。相对应的有几家公司在做这些产品,并且以类似产品为核心业务,迅雷公司700多人,搜狗输入法工程师7、8个人,暴风一共200人左右,酷我大概有70、80来号人。

对比算下来,就算是6:100或者7:100,到底是没法比,为维持市场第一第二的地位再加人,也只能是徒劳增加大量成本,人家拿几个人就挡住你的任何产品攻势和市场攻势。都说大公司官僚,小公司灵活,工作效率高,在互联网这个行业未必。因此,互联网创业有时是很让人绝望的。

下面说说内容,前些年曾经在某门户科技频道负责,当时20来个编辑,每天人均PV接近40万。曾经就职一个垂直IT网站,内容部门每天人均4万PV。不久前,关于日全食报道的一个专题,某个门户科技频道号称1天PV达到2个亿,满打满算,就当20个编辑做这个专题报道,平均每个人1000万的PV。建议网站的总编们计算下,自己下属的人头数和平均数,还想申请人员编制吗?给个理由吧。

再说说销售方面,前些日子跟人谈事,说起他们的软件客户端装机量中国第二,相当腾讯QQ的1/3,但是整体销售收入只有腾讯的1/30。今年五月份,百度首页上了一条文字链广告“影响明天的是谁”,英特尔的,7个字,一天百度进帐接近1000万。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,其首页各种形式的所有广告加起来,一天收入有没有1000万呢?我不是研究广告的,不知道。

达到什么样的人均收入数额才算及格,谢文私下交流的时候,曾给了一个数,销售总体收入摊到每个员工头上,每年人均收入20万。及格数就是刨去成本,还可以赚点小钱。

上面举的一些例子,或许比较极端,各位不妨拿起计算器盘算下,冷还是暖,是痛苦还是喜悦,体会一下。

上篇:吃肉、喝汤、啃骨头

Tags:

星期三, 08月 5th, 2009 非打鱼的网 11条评论

冯鑫,乱了阵脚?

  暴风影音的冯鑫,最近大概高兴不起来,被“追杀”的感觉谁都不好受。

  认识冯鑫有些年头,他负责金山毒霸的市场和销售,也是金山毒霸风头最劲的时候,低价的“蓝色革命”运动搞得风生水起,冯鑫说那个时候金山毒霸销售量实际上已经很接近瑞星。当年跟瑞星打架的是金山,不象今天是奇虎。

  印象中,那个时候杀毒软件也几乎是天天有口水吵,有架打,不过当年杀毒也没今天这么凶,顶多说说病毒,说说市场策略,不会往人身上招呼。

  金山跟媒体打交道比较多的还是冯鑫的头——王峰,后来问冯鑫,他说不知道怎么跟媒体打交道,不知道说什么好,戏言不知道怎么跟媒体那些知识分子说话。虽然也负责市场,但他一直在金山做的是销售,金山之前也是做销售,在北京跟人合伙做馒头卖馒头。

  2004年春天,冯鑫离开金山,跟老同事吃完散伙饭,跑到云南去散心。10多天回来后,约他吃饭扯淡,在翠宫饭店对面的一个皮萨饼店。到底也没搞清楚为什么离开金山,好象说雷军不喜欢他,主要是性格,冯鑫检讨自己做事做人太散漫,以为完成销售任务目标就得了,其他太不注意小节。说了几个要去的地方,其中有雅虎,负责3721软件业务,我建议他选择这个。

  2005年夏天,冯鑫说要离开雅虎,准备自己干。我也准备和其他人搭伙出来干。一个下午,约在后海又在一起扯淡,他说了半天,我也没搞清楚他要做什么,只说几个兄弟姐们准备干了,租了间民房,每个人1000-2000元的工资。后来据说最初一起干的,都获得了经济上不小的回报。

  2006年夏天,我说TechWeb公司准备搬家,他安排自己的行政在“锦秋知春”帮我找了间200多平米的商住两用公寓,正好和他楼对楼。这样没事就去他办公室喝茶,下围棋,聊天扯淡。茶都是好茶,有时候他说是蔡文胜送的,有的是亲自跑南边茶城买的。围棋,我们都下得臭,主要就是斗嘴玩了。

  一起扯淡,他喜欢聊一些互联网大势、网络软件格局。谁谁谁有势力,谁谁谁真牛逼,用户有多少……等等。这些,我不怎么感兴趣。喜欢听他说产品的事,有时有机会跟他一起开他们的产品会,看他对产品进行数字化管理,比如装机量变化,研究用户怎么安装的,为什么会卸载。他每天对这些数字很敏感,我觉得有时候他甚至是过敏。看看最近发生的事,就不难理解。

  除了产品,有时候也聊他公司的人事、股权、融资、收购等等一些最核心的商业机密,偶尔帮他出出主意。那1、2年,暴风的确成长得非常迅速。碰到的一些难题,按他的话说叫“坎”,基本上也都解决,看起来他人也比较快乐。

  上周末,在外边跑装修,冯鑫打来电话说,这次真的遇到坎了,问他说是电信断网,暴风也是受害者,怎么就被网易纠住说事呢,问我为什么?投资人也都打电话过去问到底怎么回事情。一边劝他别太在意,一边帮他找了网易一些内容负责人,出了些主意,没起到什么用。据说冯鑫甚至托人找到了丁磊。前两天一些人吃饭,恰好两个网易前主编在场,问起这事,说这就是网易以前的风格,现在拣起来了……坦白说,我不欣赏媒体那种逮住点事,把人往死里整的态度。

  端午节前,暴风播放器弹窗说网易博客是色情站。今天开发布会,暴风说,要召回旧版的软件,真是前所未闻的希奇事。莫名其妙,让人摇头。

  也许真成了一个大坎,自己先乱了阵脚?

Tags: ,

星期二, 06月 2nd, 2009 非打鱼的网 2条评论

黄雀在后……各有一手

程炳皓做开心网的时候,手上没有kaixin.com;
 
陈一舟拿着kaixin.com,搞大了山寨开心网,手上却没有商标……
 
确切消息:开心网商标到了程炳皓手上,涵盖互联网服务。

今天看到很多文章,包括千橡业务水平看起来很业余的法务部回答,说没收到律师函,开心网拿官司炒作,目的不纯。进入司法程序,谁会吃饱撑的,还给你发律师函,只有法院送达的包括原告起诉书、法院受理文件、原告证据等等法律文书。

不评论千橡今天的公关策略。

现在是比纯洁的时候吗?当初你想置人死地,今天还指望别人,陪你玩虚头八脑的炒作?!挺欣赏一句话——海淀银科大厦男生放水的便池上,有一则猫扑的广告:脑袋空不要紧,关键是不要进水。

有人糊稀泥,说名头不重要,产品和用户更重要。扯淡!扯淡的人自己开个买卖,做个公司试试,现实会告诉你一个正确答案。如果没有实际的营销经验,如果千橡输了官司,试想:千橡开心网想在百度或新浪做一个品牌或者服务推广专区,百度或新浪会不会给自己惹麻烦接下这单活?试想:一个市场总监要在山寨版开心网上投了广告,老板问起来为什么不投正版开心网,他该怎么回答老板的问题?当然,搞个地下,见不得人的生意赚点小钱,另当别论。
 
黄雀在后……各有一手……

Tags:

星期六, 05月 23rd, 2009 非打鱼的网 3条评论